您的位置:首页
美术 / 书法资料
正文

字与画的交融:当书法遇上国画

编辑:TROUBLE发布时间:2011年7月4日 留言(0)

说明:书为象形文字,画为象意图形。在古代书画史上,书画自诞生之日起有着诸多不解之缘,历来存在着“书画同源”、“书画同功”、“书画同法”三种说法。

  字与画,在西方艺术家眼里区别是极其明显的,而在中国的文化艺术体系中,二者却雷同很多,书法可以超越抽象符号的工具性而成为艺术,绘画也必须依赖书法的用笔而成就其形象。书为象形文字,画为象意图形。在古代书画史上,书画自诞生之日起有着诸多不解之缘,历来存在着“书画同源”、“书画同功”、“书画同法”三种说法。不过,书与画的这三种关系在历史上并不是平行前进的,随着元代山水画在用笔上的自律性的审美,“书画同法”的关系日益为书画家强调,书法也越来越多的介入绘画,而“书画同源”、“书画同功”的说法则几乎消失。但是,绘画真的必须借助于书法吗?今天回头重新审视书法与绘画的历史联系,我们可以发发现书法介入绘画所带来的弊端也是显而易见的。笔者通过分析书法与绘画在历史上的分与合及其各自利弊,希望艺术家对书与画的界限加以重视。

一、 书与画的关系与界限
   历史上出现最早的书与画的关系是“书画同源”。书画同源即讲书画都是起源于象形文字,古人书画不分,这是书与画自诞生开始就存在着的一致性。这一关系历代画论著述不多,但观点几乎一致。最典型的几篇论述如:

   按字学之部,其体有六:一、古文。二、奇字。三、篆书。四、佐书。五、缪篆。六、鸟书。在幡信上书端,象鸟头者,则画之流也。颜光禄云:图载之意有三:一曰图理,挂象是也。二曰图识,字学是也。三曰图形,绘画是也。又,周官教国子以六书,其三曰象形,则画之意也。是故知书画异名而同体也。 
——唐·张彦远《历代名画记》

    六书首之以象形,象形乃绘画之权舆。形不能尽象而后谐之以声,声不能尽谐而后会之以意,意不能尽会而后指之以事,事不能尽指而后转注、假借之法兴焉。书者所以济画之不足也者也。使画可尽,则无事乎书矣。吾故曰:书与画非异道也,其初一致也。 
——明·宋濂《画原》 

    六书象形为首,乃绘画之滥觞。 ——清·王时敏《王奉常画跋》

    “书画同功”则认为绘画与书法在功能上是一致的。此说可分两种,一种是来自儒家的“载道”,即认为书画都是为政治服务的工具,如:

    夫画者,成教化,助人伦,穷神变,测幽微;与六籍同功,四时并运。……无以传其意,故有书;无以见其形,故有画,天地圣人之意也。 
——唐·张彦远《历代名画记》 

    文未见经纬而书不能形容,然后继之以画也。所谓与六籍同功,四时并运,亦宜哉!

二、 书法介入绘画的利与弊
    书法在形式上介入绘画应该是从题画诗开始。宋徽宗赵佶虽然开启了直接把题画诗写在画面上的先河,但宋代画家还是多不题款更不题诗诗,即使有文人画家作题画诗,也还是如唐代一样写在画卷的后尾或前面。元际以来,大量画家开始在自己的画上志款留题,并从画面的意境和章法上认真考虑诗的内容和书写的位置以及书法意味,使绘画与书法浑然为一体,画面题诗臻于成熟。自此,书法开始真正介入了绘画,画家在意的不再仅仅是诗作的内容,而更加留意题诗的书法水平。
   书法从形式上介入绘画以后,越来越多的人开始注意到书法与绘画的关系。为了完善诗书画的完美结合,加上北宋以来兴起的文人画对“心”性的强调和画家兼书法家赵孟頫“书画本来同”的影响,画家们开始越来越多的将书法意味应用于绘画中,“六法”几为“永字八法”取代,画画也变为了写画,甚至提出了“写竹干用篆法,枝用草书法,写叶用八分法,或用鲁公撇笔法,木石用折钗股、屋漏痕”(佩文斋书画谱)等八股似的教条。这样以来,书法又从精神实质上密切介入了绘画,如何正确反映物象的真实成为其次,画家被告戒要像书法一样,赋予每一点画以气韵、神情。
    书法对绘画的全面介入,曾极大的促进了中国写意绘画的发展,丰富了它的技巧,增加了他的意韵,拓展了他的表现力,使文人绘画超越了传统绘画图式与色彩、体积与形态之间的冲突与束缚。元代文人画的大兴,明清写意画的辉煌,都得力于书法这种非绘画性因素的加入。可以说,书法在介入绘画之初,这些抽象的线条使画家们获得了意外的效果,不但克服了文人画以前绘画的刻画板滞之病,而且使整个创作过程变描为写,化静为动,更重要的是,还可以以情驱笔,直抒胸臆地空前强化了绘画语言的灵动性和情感色彩。这些曾是中国画不同于西方绘画的独特之处,也是中国画可以在世界画坛“竖起大拇指,摇而摆将过去”的资本。可是,书法毕竟不能等同于绘画,书法过多的介入到绘画并且变成了一种追求目标之后,中国的文人画便隐生出层层矛盾,包括绘画的抒写性与造型性之间的矛盾、丰富性与程式性之间的矛盾、专业性与业余性之间的矛盾等等诸多问题。
    绘画不同于书法,它的基本特征是造型性,世间森罗万象的事物之外部形象是它的描绘客体,因此比之书法的抽象用笔,绘画有着更多形象的限制,不但要有笔有墨,而且要营造出真实的物象与纵深的三度空间。在文人画兴起和书法深入之前的晋唐宋,中国画求真的水平曾让人震撼,其用笔墨表现出的质感和体积感甚至让西方的绘画体系目瞪口呆,《簪花仕女图》,《写生珍禽图》,以及大部分后来被称为所谓院画画家的作品,他们对“真”和“理”的要求达到了近乎苛刻的地步。而书法介入绘画以来,这种对绘画造型逼真的追求便开始转变,文人画家们以一种高傲的心态随意勾勒着客观物象,涂抹一丛竹子或一簇兰花菊花,大言不惭的说别人把它当作麻或芦都没有关系。甚至,他们不屑地对那些刻画梢为精细的画家说一句“画工”,这些画家就开始受到世人莫名的鄙视。在这种绘画书法化的洪流愈演愈烈的明清,我们可以发现很多画家只是摆了一个很酷的作画的pose,而笔下的物象却仅仅是一些横、竖、点、分、撇、捺、个、介等书法的简化符号,没有人能从这些画家的画中看到更多的细节。曾红极一时的扬州八怪和海上画派,现在看来也只是题材和形式上一种千篇一律的的重复,完全走上了绘画的程式化。在这些极尽美感形式的创作面前,除了感觉到简化单薄的书法抽象美,我们再也无法体味晋人的高古,唐人的深沉和宋人的理智静谧。今天,我们经常对着范宽的《溪山行旅图》感叹,也经常抱怨中国画在国际拍卖上的价格尴尬,有谁想过,这是书法化的绘画的弊端所致?

三、 结论与思考
    书法介入绘画其实是一把“双刃剑”。它适应了中国画作为“线的艺术”的规律,强化了“骨法用笔”的精髓,极大增强了绘画的娱乐畅神功能和审美意味,促成了中国画自元以来的文人画潮流。但是,书法与绘画到底有着太多的不同,把书法作为绘画的一个终极目标,其结果也是灾难性的。“中国画灭亡论”的提出不是没有道理,要拯救传统中国画,就要重新审视和安排书法与绘画的关系。岭南画派与林风眠体系那种“融合中西”的变革对我们有着一定启示,但是他们并没有考虑到自己是在让书法淡出绘画,而是用西方素描介入了绘画。至今,传统中国画还没有找到一条合适的道路,但是,我想,这不应该是从书法方面寻找出路。
  国画大师李苦禅曾从书画共性的角度提出:“画至书为极则,书至画为上乘”,极其深刻地道出了中国书画的联系。而笔者在这里却由衷地希望书画家做到“画至书时仍为画,书至画时仍为书。”对书法与绘画的关系给以清醒的“度”的把握,更多的坚持各自的独立和特长,在各自领域创造出新的造型样式和更丰富内涵。

 

相关推荐:

传承书法国粹 弘扬华夏文明

中小学辅导课程

油画基本资料100问

暑期少儿培训课程大全

发表留言

您的称呼 联系电话 匿名

为维护健康文明的社区氛围,请不要发表具有谩骂,诽谤,广告,宣传等内容的言论。

输入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