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少儿才艺资料
正文

沈阳走出的钢琴大师 郎爸谈对郎朗的培养是部“险招”

编辑:kider发布时间:2011年12月26日 留言(0)

说明:在很多人看来如果没有父亲郎国任可能就没有郎朗的今天,郎国任不否认这一点,但他却认为郎朗的成功是个特例,是不宜效仿复制的。

  有这样一个沈阳人,他为了儿子弹钢琴毅然辞去了工作陪伴孩子到北京拜师学艺;为了给儿子创造出国参加钢琴比赛的机会,身无分文的他竟然不顾一切,到处借贷五万元;当儿子在德国埃特林根举行的第四届国际青少年钢琴比赛中获得第一名时,他竟然号啕大哭起来;为了让儿子走上成功,他为儿子选择了退学,并领着儿子走出国门去闯荡世界乐坛;当儿子功成名就时他却选择了“退隐”,一个人去享受着无法形容的幸福和满足。

  这个沈阳人就是国际钢琴大师郎朗的父亲郎国任。在很多人看来如果没有父亲郎国任可能就没有郎朗的今天,郎国任不否认这一点,但他却认为郎朗的成功是个特例,是不宜效仿复制的。

 

  父亲的选择 把培养儿子当成主业

  郎国任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在很多人眼中,他肯定是无比严厉拘谨的,这与郎朗的成功是分不开的。但是作为一个热爱艺术的人,郎国任只能把自己对艺术的爱深埋在心底。郎国任的老家在吉林省东丰县杨木林子,祖父曾在当地办了一所学校,颇有威望。后来他家辗转来到了沈阳,在父亲的影响下,郎国任十分喜好文艺,他童年学吹过笛子,由于家里生活条件比较拮据,买不起二胡,他自己动手自制了一把二胡。他十分痴迷二胡演奏技艺,曾一连二十多天躲在沈阳音乐学院教师的窗下聆听二胡演奏,结果感动老师并收他为自己的学生。后来,郎国任考上沈阳空军文工团,当上了一名二胡演奏员。后来被安排到公安局工作的他,因为儿子的一个举动而把自己的人生轨迹彻底改变了。

  “郎朗在我看来就是一个弹钢琴的天才。很小的时候,他看动画片《猫和老鼠》,就在家里那台钢琴上敲出片中的音乐。”郎爸骄傲地说:“当时我就决定让他开始学琴。郎朗的成功也因为他起步早。”1991年,郎朗的启蒙老师向郎爸建议把孩子送到北京学习,权衡之下,郎国任毅然辞去警察的工作,陪着郎朗进京了。这一陪就是十几年。一直到现在,他仍以多重身份陪在儿子身边。提起这些年经历的苦,郎国任如今已经懒得说了,他觉得这都是自己的选择,就应该去坦然面对,即使失败也不后悔。比如以前郎朗在美国学习钢琴,美国法律规定是不能打孩子的,但郎国任对郎朗说:“我不管,除非你叫警察来把我抓进去,要不然你弹不好就得受惩罚。”那时,郎国任觉得对孩子严一点不是什么坏事。

  谈到现在与儿子的关系,郎国任说:“我们既是父子,也是朋友,还是哥们。现在儿子忙得不得了,我常说我们是24小时都在一起,有时候去洗手间都一起去,因为可以抓紧时间商量事情。他平时满世界到处走,也需要有人打包装箱,有时候我还会帮他按摩一下。他现在学业已完成,但我跟他说学无止境,所以不管怎么忙,现在他还会去跟顶级钢琴大师学习,我仍会陪他一起上课。郎朗的事业已不光是他自己的了,同时也是我这一辈子的主业。”

 

  儿子的学琴路 回头看是一招“险棋”

  谈到郎朗的学琴之路,郎国任说当时从决定学琴到北京、国外的一步步深造虽然现在看来很对,但是当时做出选择的时候却是釜底抽薪的险棋。郎朗的天赋很高,这一点是他坚持要郎朗学习钢琴,并以此作为儿子和自己的奋斗目标的原因。虽然自己在别人看来过于严厉了,但是他并没有完全逼迫郎朗去弹琴,只是压制住了小孩子爱玩的天性,郎朗练琴是很自觉的。他小时候每天早上6时起床练琴,每天要练十二三个小时,几乎天天如此,即使发高烧也是在退烧之后坚持练琴,他的勤奋、忍耐是一般的孩子所做不到的。当然,郎国任也承认与自己的严厉分不开,但他觉得如果孩子在这方面没有发展,再逼迫也是没有用的。

  从国内学习到国外深造,这几乎是中国琴童成功的一条常规之路,但是出国的孩子很多,而能够像郎朗这样短时间内就征服全世界的太少。郎国任说,这是他们父子一直以来坚持的结果。郎国任说,当年郎朗在美国演出时曾经倒三次飞机再坐两个小时的车到一个偏僻的小城市演出,在路上要花费16个小时的时间,到达目的地时离演出不到两个小时了,对很多人来说这样的折腾已经没有任何力气了,更别说演出。但是郎朗却挺过来了,而且一走上台,疲惫顿时全消,每次演出都很成功,经过这样的积淀,在半年的时间内郎朗在美国就有了很多喜欢他的观众。

  郎国任说,郎朗成功的一次重要的转折性演出,是在1999年8月的芝加哥拉维尼亚音乐节上。当时演出本该由钢琴家安德里·瓦兹上场,但因他突然患病,则由17岁的郎朗紧急代替,同芝加哥交响乐队合作,演奏柴可夫斯基的那首著名的、又具高难度的《第一钢琴协奏曲》。那时的郎朗满怀喜悦、信心百倍,面对13000多名观众,以独树一帜的演技,激情四射地展示出了一个钢琴少年特有的音乐才华。之后,郎朗的一切发生了巨大的变化,纽约交响乐队等音乐团体,不但打爆了郎朗住所的电话,而且还纷纷找上门来要求同他合作。郎国任说,郎朗的自信让他抓住了可能一生都无法碰到的机会,而他在外形上的阳光和演奏风格上独特,让他终于走出了一条属于自己的钢琴之路,但这条路却是不可复制的。

 

  郎朗的未来 沈阳走出的钢琴大师

  郎朗现在已经功成名就了,但是郎国任说他的心从来都很平静,这条路一直是在他的预想中前行,虽然其中波折重重,但他们一家人从未对未来失去信心。这次郎朗能够被沈阳市聘为形象大使,郎国任十分高兴。他说,郎朗是从沈阳走出去的艺术家,一定要为家乡做点事情,这才是沈阳人的作风。从2007年开始,郎国任说他很少跟在郎朗身边,但在国内的演出和活动他都会去给儿子打前站,做好充分准备。因为有国际化的经纪公司,郎朗现在的诸多事宜都不用他操心,但是郎国任说,有些事情自己参与了才觉得踏实,因为“照顾”儿子已经成为了他多年的习惯了。

  谈到儿子的未来,郎国任说他没有别的要求,只是希望他在艺术上能够有更大的进步。郎国任说,郎朗现在有两大目标是不能改变的,一个是参与各种慈善公益事业,二就是学习。而他的学习已经不是以前的学校式的学习,而是向世界上最有名的艺术家求教。比如他研究贝多芬时,他就会找到世界上研究贝多芬的权威专家,两个人可能在一起待上一周的时间一起研究,这就是郎朗现在的学习状态。至于个人问题,他会尊重儿子的意愿,从不逼迫他,毕竟他现在太忙了。

  从当年的生活拮据到如今的锦衣玉食,郎国任说并没有感到有什么不同,因为他们的目标始终没有变,就是让郎朗成为从中国沈阳走出去的世界级的钢琴大师。

来源:学网

相关推荐:

孩子学钢琴最好不小于5岁

宝宝的“话中话”你听懂了吗?

孩子的教育,父亲绝不能走开!

发表留言

您的称呼 联系电话 匿名

为维护健康文明的社区氛围,请不要发表具有谩骂,诽谤,广告,宣传等内容的言论。

输入验证码